为了账号安全,请及时绑定邮箱和手机立即绑定

三年甲方,我时时刻刻想着走人

2019.08.28 22:14 408浏览

图片描述

01 码农故事汇

历经一番艰辛,我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甲方。从乙方到甲方,这其中的变化是巨大的。

以前作为乙方,在甲方工作仿佛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处处需要察言观色,过得小心翼翼,而现在成了甲方,俨然是“翻身农奴把家当”,做了主人的感觉真是爽爆了。

每天穿着行里统一定制的衬衫和西装,走在一群西装革履的队伍里,倍神气儿。

领着差不多的薪水,以前在乙方加班赶进度是常有的事,而现在进了甲方,到了下班的点儿就按时走人,几乎从不加班。而且,虽然工资浮动不大,但两者的福利简直是天壤之别。

首先是公积金缴纳比例,Y企是按江苏的最低工资缴纳的,低的不能再低了,而在银行这样的单位,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倍。其次是逢年过节的大包小包,平时也常有各种名目的礼品下发到个人手中。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除了平时生病全部报销之外,到了年底还可以来一次总的报销,每个人通过行里的人的关系从医院弄来几千块钱的发票提上去,一律报销。还有行里经常组织的各种活动,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免费的健身房和教练……

因为进了南京的这家银行,便有了长期在这座城市定居的打算。16年的南京房价已开始上升,一咬牙,掏空了“6个钱包”,搭上六年在乙方攒下的积蓄上了车。

得益于我在南京的这份工作和我在偏郊买下的两居室,我终于成了“南京人”。在老家,我也成了父母的骄傲,左邻右舍都知道我在南京买了房,都替他们的孩子羡慕我的这份体面光鲜的工作。七大姑八大姨纷纷忙着替我张罗对象。

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02 码农故事汇

一切并非总是那么的美好。

随着在甲方工作的时间的增多,掩藏在光鲜耀眼之下的东西也就渐渐地浮现了出来,好多东西是我之前不曾深入了解、也不曾熟悉的。

当时我渴望离开乙方转而进入甲方的初衷,一方面是出于甲方的稳定和诱人的福利待遇,另一方面则是出于甲方的工作内容和形式。我的愿望只是不必再像以前在乙方时候一样天天搬砖,而是像我当时看到的甲方员工一样,作为运维人员去管理乙方搬砖。

刚开始进来,我做的的确是维护工作,维护我之前开发的系统。然而,随着系统的逐渐稳定,待需要做优化扩展工作时,领导便开始安排我继续搬砖。就这样,我,一个曾经丢盔弃甲解,指望能够解甲归田的士兵不得不再次拿起兵器重返战场。

平常办公室同事之间开玩笑时,我也曾就这一点吐槽过,便有同事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劝我可以跟领导沟通沟通,把自己不想再天天写代码的想法传达给他。后来我照做了,领导听了哈哈一笑,先是夸赞我的能干和丰富经验,再是许诺过了这阵子再说,然后就没了下文,我只得继续搬砖。

03 码农故事汇

渐渐地,我也摸清了这里的门路。

在银行这样的地方,没有家世背景和关系后台,将会过得很压抑。这是银行乃至无数事业单位和国企央企的潜规则,关于这一点,早在我还是乙方人员之时,我就已经知晓了。

平时同事们之间相处倒还和睦,不存在相互倾轧和诋毁,也不存在向领导谄媚讨好,起码我在科技部是没看到过也没听说过这样的勾心斗角。关于他们的升迁,背后有人替他们张罗。每次谁谁升迁了,便立即有人扒出他的关系网,无非他的丈人是某局的局长,或者是某亲戚是银行的大股东之类。听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自知毫无背景的我根本没指望过能够在这里职场得意平步青云,我从没有想过要去管理一个部门和部门里的人,我只是希望能够管理别人写的代码而已,但这个小小的愿望似乎也难以达成。

其次,是年底的奖金。

以前在这里做外包时,我总是羡慕甲方员工年底发放的高额奖金,林林总总加起来,将近他们几个月的工资。那时的我想:银行就是不差钱啊!

直到自己做了行里人我才知道,那样额高额奖金其实是和自己的业绩所挂钩的。那业绩不是自己所做的工作如何,而是“揽储”,说得通俗点,就是你的亲朋好友为了支持你的工作在本行存了多少款,存的越多,年底的奖金越丰厚。我从来以为,揽储是与钱打交道的业务部门的事情,原来天天与电脑和代码打交道的科技部同样承担着这样的责任。

而我,虽然在南京买了房安了家,可我的亲戚朋友都不在这里。何况,我的亲戚朋友都不富裕,即使他们来这里存钱,对于我的业绩恐怕也没有多大的贡献。这样一来,每年我的年终奖都是在科技部乃至整个单位排名倒数。在办公室,听着别的同事讨论自己的奖金,那一串串数字像针一样扎得我浑身不自在。每逢这时,我便一个人溜到楼梯间抽烟。

香烟是好东西。

04 码农故事汇

有一次,跟一个之前混的很熟的哥们喝酒。

几杯酒下肚,那哥们扯着嗓门对我说道:“我说郑云超,你当时是脑子进了水跑到甲方去的吗?”

此时我才知道,当年与我差不多、甚至晚我两三年进入Y企的员工,赶上这几年企业高速发展,业务规模不断壮大发展,作为元老级别的他们自然得到了许多的机会。他们一路升职加薪,几年下来,他们的薪水早已超过看似体面光鲜的我。他们的工作内容也不再限于搬砖写代码,更多的是前期与领导一起同甲方谈需求,后期带领团队驻场,指导团队成员的开发工作,他们本身的代码量正在逐步的减少,而管理工作却在与日俱增。有的在管理团队,有的则已经能够管理团队的领导。

反观我,前途渺茫。虽然说工作轻松稳定,无论是我工作偷懒耍滑不卖力,还是市场形势不景气,我都不太可能会被裁掉,顶多福利待遇会缩水(反正年终奖也没多少)。然而这轻松稳定的代价却是一辈子留在原地踏步踏,眼睁睁地看着别人万丈高楼平地起。
也想过跳槽离开这里,可是离开了又能去哪里呢?虽说南京的互联网企业数量众多,可外面的互联网市场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却是残酷的,尤其是一个与市场脱了几年节的大龄码农。重回Y企也不太现实,因为去了那里既做不了像前同事们一样的领导,被甲方的工作氛围养懒了的我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加班加点地卖力写代码。

就这样,我总是在现实与幻想之间挣扎。

图片描述

如果上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将选择继续留在乙方。然而,上苍绝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所以我还得继续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就这样吧。生活不顺,总得容忍人吐槽一下不是。吐槽完了,还得继续。

我该感到庆幸的是,在三年前打算留在甲方的时候把房给买了,要不然搁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全用来还房贷了。

你看,生活有时并不总是那么的不尽如人意。

文章首发于【码农故事汇】
码农故事汇,讲述码农的真实人生

点击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原创发布于慕课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0人点赞

若觉得本文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正在加载中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APP下载
官方微信

举报

0/15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