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账号安全,请及时绑定邮箱和手机立即绑定

黑客是怎么来的?问问理查德斯托曼

2020.10.28 05:50 740浏览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奇人趣事系列节目,在这个栏目里,主要会给大家介绍一些十分有意思的人物。那么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位非主流程序员,人称黑客鼻祖,没有他就不可能有我们当今的黑客,快来看看他是怎么孵化出当代黑客行业的吧!希望读完故事的你,会有所收获!


 http://img3.sycdn.imooc.com/5f98946b0001f56012260682.jpg


图片上这位拥有灰色酷炫络腮胡的大叔,正是我们今天的主角:Richar Matthew Stallman,他被认为是计算机历史上最伟大的黑客之一,人称疯狂的老马。他的主要成就为领导了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创立了GNU计划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他创作的软件至今仍然被广泛运用。但是人们对他的评价褒贬不一,一部分人认为他是一个坚韧不拔的好榜样。而另外一部分人则认为他的自由软件理念带来了不好的市场风气。不了解疯狂老马的黑客,都不算真正的黑客!

背景故事

小斯托曼只喜欢和计算机快乐玩耍。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在社交方面,与同龄孩子显得格格不入。他甚至承认,他从来没有学会如何正确地与他人相处,而和计算机相处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小斯托曼在小朋友们堆沙堡玩追逐的时候,就开始就沉迷于计算机手册和编写软件。由于在60年代,用电脑是一种罕见的特权,所以他只能将程序代码写在白纸上。只有在高中时,他才开始接触真正的计算机。也正是那个时候开始,他才开始真正意义上地创作软件。

大学时代的斯托曼,在哈佛学物理。虽然他很喜欢这些课程,但有一件事让他非常心烦。那时候,哈佛大学的计算机并不多,加上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预约使用计算机,让斯托曼觉得接触电脑的机会十分奢侈。许多教授在他们的办公室里放着电脑,但他们经常在晚上锁上门。斯托曼觉得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毕竟这些计算机像珍贵的电子宝石一样闲置了好几个小时,而外面却有人真的、真的想使用它们,于是斯托曼开始尝试寻找其它的机会使用计算机。

 

       http://img3.sycdn.imooc.com/5f9894a20001c5b306390426.jpg       

 

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

 

离哈佛不远就是世界著名的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在哈佛求学期间,斯托曼参观了麻省理工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在那里他亲眼目睹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在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被认为是公共资源,所以没有人对他们的机器有直接和明确的所有权。如果一位教授在他的办公室里放了一台电脑,并敢在离开后锁上门,学生们就会不顾一切地想办法打开门——甚至有时候还会用消防箱里的锤子砸开门,取走电脑。

人工智能实验室是科技迷们的家。当时他们被称作“黑客”。在当时,“黑客”是指那些喜欢深入研究电脑系统的编程大师。当时智能实验室里的黑客们,一心只想要创建有趣的事情,对于任何阻挡他们创作的因素都会被他们通通消灭。这所有的一切对斯托曼来说,简直是一见钟情,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加入了实验室。

实验室里的生活非常紧张。教授和他们的学生白天使用实验室,他们一离开,黑客就立马接管计算机并泡在实验室一整晚。据斯托曼回忆,他们经常凌晨在实验室里点外卖,然后继续开发他们的软件,直到早晨倒在折叠床上睡觉。最终,斯托曼在实验室里开发的软件和思想被认为是现代技术历史上的里程碑。例如,他为人工智能领域创建了重要的算法,以及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文本编辑器Emacs。


       http://img1.sycdn.imooc.com/5f9894bd0001f1fc06380193.jpg       


Emacs

Emacs就是一个编辑软件,类似我们今天用的微软的office办公软件。但是,Emacs不仅仅是一个编辑器,他还有收发电子邮件,通过FTP/TRAMP编辑远程档案, 通过Telnet登录主机,上新闻组,和朋友交流,查看日历,撰写文章大纲,对多种编程语言的编辑,调试程序等等功能。这个软件逐渐成为了黑客们最喜欢用的编程软件。还有人说,不会用这个软件的黑客,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黑客。

自由软件运动

自由软件,通俗点说就是免费软件,他们的使用完全不受到任何限制,人们可以用原程序进行买卖,单纯学习,制作原程序的复制品,甚至允许人们把软件的程序修改成任何他们想要的样子。

在20世纪70年代末,当计算机开始在商业领域普及时,许多新公司由于工业需要专门的电脑软件,于是这些公司向程序员们提供报酬以获取软件,这标志着自由软件交换文化的结束。这些公司专门为麻省理工的黑客们提供了很高的薪水,导致短短几年之内,深夜的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很快就空了,再也没有曾经那些狂热的黑客们的踪影了。斯托曼意识到这个地方已经变味儿了,程序员们对彼此分享知识和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并不像从前那样狂热。在这个崭新的商业世界里,知识就是闪闪发光的钞票。斯托曼继续着他的日常工作,但他内心一直希望能重新点燃实验室曾经拥有的那种火花。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斯托曼找到了一种方法,而重新点燃火花的关键就是“分享”。

在创建新软件的过程中,操作系统是一个重要的工具;它是软件运行的基础——就像道路、标志和红绿灯是交通的基础一样。Unix是当时最流行的操作系统,但任何想使用它的人都必须向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付费。斯托曼认为分享知识和想法是软件创新的关键。对于那些用户无法访问其源代码的软件,它们虽然是有用的,但它们对创新毫无贡献,甚至大大削减了创新的机会。于是斯托曼想要创造一种类似于Unix的免费操作系统。直到1983年,发布了他的新项目:GNU项。

       http://img3.sycdn.imooc.com/5f9894cd0001567102200279.jpg      

GNU 包含3个协议条款,

GPL:GNU通用公共许可证(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

LGPL:GNU较宽松公共许可证 (GNU Lesser General Public License)

GFDL : GNU自由文档许可证(GNU Free Documentation License )

GNU要求软件以源代码的形式发布,并规定任何用户能够以源代码的形式将软件复制或发布给别的用户。小海盐说得简单一点的话,就是有了GNU,软件分享就不仅仅是局限于使用别人做好的软件了,制作软件的代码可以被直接提取,有些人甚至可以运用别人的代码加到自己的软件制作里。

当然,对于一部分组织,是十分反对GNU的运用的。就拿一个现代例子来说,王者荣耀这款游戏,凭游戏的操作体验和用户数量来看,王者荣耀真的是个赢家,似乎市面上真的没有哪款类似王者荣耀的游戏可以和王者荣耀相提并论了。然而,大家不妨设想一下,假如王者荣耀的编程代码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大众,那接二连三的类似游戏将会出现,王者荣耀不就多了许多的竞争对手了吗?同样的,知道了源代码,那黑客们做外挂不就轻而易举了吗?

在当时,软件交易刚好是处于十分繁荣的阶段,这样的行为严重干扰了当时的软件市场,人们觉得不为了赚钱做软件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很多人都在攻击斯托曼的理论,觉得他很疯狂,像在传播邪教。GNU的出现体现了斯托曼对自由软件的重视,并且为之后的黑客奠基了基础。

 

       http://img2.sycdn.imooc.com/5f9894e200016aa205850337.jpg      

“私有软件使用户孤立、无助。因为禁止将软件给他人使用所以孤立,因为无法改变源码所以无助。他们不能学习其中真正的工作方式,所以整个私有软件体系就是一种不公的力量。”——理查德斯托曼

 

自由软件基金会

让人觉得古怪的是,在受到大众炮轰言论的攻击下,疯狂的老马丝毫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反而更加嚣张了。一年后,Richard Stallman为了专心于他的自由项目离开了麻省理工学院,并高调地建立了一个名为“自由软件基金会”(FSF)的组织。他想让“共享”运动的理念在1960年代和70年代成为一种新时尚。

在这个组织里面,每一个成员都非常重视“共享”理念。 斯托曼终于找到了之前实验室中的那股精神,组织里的人都互帮互助,积极地向大众分享组织里的成果,这种意识形态从而鼓励更多组织外的人愿意创造和分享“自由软件”,越来越多的程序员愿意帮助斯托曼完成GNU项目, GNU也越来越接近成功了。但是,尽管有志愿者们的帮助与组织成员的热情投入,在20世纪90年代初,斯托曼发现自己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

内核

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操作系统大概由两部分组成:“内核”和“应用层”。应用层含计算机用户使用的软件,例如文件资源管理器或绘图软件。内核是连接软件和硬件的部分——处理器、内存、磁盘等等。如果我们把操作系统看作是一出戏剧,那么信封就是舞台,而内核就是后台小组:布景管理人员、化妆师等等。


       http://img1.sycdn.imooc.com/5f9894f30001337d10800446.jpg      


由于内核是操作系统中最复杂的部分,斯托曼和自由软件基金会的成员决定最后编写。当他们完成应用层并准备编写内核时,它们发现任务比他们预期的还要磨人。他们的内核过于复杂和不稳定,而且每个人都清楚,它不可能取代流行的操作系统“Unix”。

GNU项目陷入了威胁到整个自由软件运动的漩涡中:尽管应用层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没有内核,就不可能编写自由软件——而编写自由软件才是斯托曼的关键所在。

 

GNU的神奇转折点

1991年8月,帮助突然出现在一个意料之外的地方。一位名叫莱纳斯的芬兰大学生在群聊中发布了一条消息:

“大家好,大家都在使用minix操作系统,我正在做一个免费的操作系统(只是爱好,不会像GNU那样庞大和专业)。我想知道人们对minix的意见,因为我的操作系统有点像它。欢迎任何建议,但我不会承诺采用,哈哈哈!”

莱纳斯瞬间引起了许多程序员的兴趣,他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帮助改进和扩展这个系统。这个系统后来被命名为“Linux”——是由莱纳斯的名字“Linus”和“Unix”组合而成的。正如前面提到的,斯托曼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帮助到GNU的内核,Linux的出现,立马俘获了斯托曼的心。因为他了解到这个操作系统是不包含任何来自Unix或其他专有代码的,这完全符合他的自由软件理念。于是斯托曼征用了Linux,让它成为GNU操作系统的核心。从那时起,新的操作系统GNU/Linu诞生了。GNU也随之地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http://img4.sycdn.imooc.com/5f9895000001d22504000332.jpg      

 

添加Linux给GNU项目带来了强大的推动力。Linux是大家一起分享合作完成的,它的强大、先进、可靠,证明了斯托尔曼的自由软件理念是非常可行的。斯托曼由此让大众意识到:自由软件精神可以生产高质量的软件。许多人都纷纷加入了自由软件运动,社会上对斯托曼支持的声音也逐渐响亮了起来。接着,在斯托曼自由软件运动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原程序的基础上修改程序,把他们改造成任何自己需要的样子。

 

       http://img1.sycdn.imooc.com/5f98950b0001d95911000733.jpg      

 

之所以人们说斯托曼是黑客鼻祖,是因为我们当今的黑客在黑入系统,制作外挂等等时,无一不是遵循了斯托曼自由软件理念的——大多数的黑客都是在原程序上下手,加入自己的调整以达到所求的目的,而斯托曼的Emacs编辑器,仍然是当代黑客们的首选编辑器之一。

 

       http://img1.sycdn.imooc.com/5f9895220001448805000500.jpg      

 

斯托曼是个疯子还是智者,这个问题还有待深究。但是他和他的理念给整个科技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希望大家了解完斯托曼的故事,会对黑客行业有了更深的了解。如果没有斯托曼的坚持,可能就不会有当代的黑客们了。那么小海盐十分好奇!大家对黑客们是什么想法呢?是觉得很酷还是觉得扰乱了市场呢?如果你们有机会面对面和斯托曼说一句话,你们会说什么呢?


点击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原创发布于慕课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4人点赞

若觉得本文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正在加载中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APP下载
官方微信

举报

0/15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