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账号安全,请及时绑定邮箱和手机立即绑定

躬身入局,弄脏双手

2021.01.29 17:58 207浏览

2020跨年演讲

img

> ​ 今年我偶然翻到曾国藩讲的故事:农村里,有个人出门,看到在一条很窄的田埂上,俩人顶上了,谁也不让谁,谁也过不去。为什么不让呢?因为俩人都挑着很沉的担子,路太窄,谁要让就得从田埂上下去,站到水田里沾一脚泥。你作为一个旁观者想要解决,但谁也不服气咋上去劝呢?
>
> ​ 在曾国藩的故事里,他走上前说:来来来,我下到田里,你把担子交给我替你挑会儿,你一侧身不就过去了吗?

> ​ 你看,只要你的身份稍稍转换,从旁观者变成置身其中的人,把自己放进去,一个看似无解的事就有答案。曾国藩管这叫:躬身入局
>
> ​ 什么叫做事的人?不是置身事外,指点江山。而是躬身入局,把自己放进去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

​ 罗胖2020年的跨年演讲对我触动最深的,数这段躬身入****局内容,说出了自己一直认为正确但又无法总结出来的心声。

常规解决问题思路

img

​ 在现实当中,我们面对上面的故事场景,想要解决这个窄路堵塞问题(此时自己才是“拥有问题”的人),却往往采取了些别的常规的思路:

  1. 听我指挥,某个人让道牺牲一下
  2. 你们协调一下,赶紧把问题解决了
  3. 你们告诉我,能解决的deadline是什么
  4. 找来再一个人,让他负责这个问题,解决这两个人

相信看到这里,大家也能够对号入座:D

最好的足球员

​ 如果有个足球队,队里每个球员接到球第一时间,是将足球赶紧传出去,以免在自己手里丢球,试问球队还能怎么打(不对,也许还是能小胜国足的:D)上述第4点通常就是我们最常犯,并且隐蔽、副作用最大的一条,它使大家都成为善于传球,“最好的”足球员

> ​ 曾遇到过项目线上出bug,同事报告的解决方案里面却写:已经通知架构组的XX去负责解决该问题(天呐,通知别人负责居然是个解决方案)
>
> ​ 也遇到过组织不停针对问题设置title,拥有title的人更不断踢足球给别人,负责发布的人不管发布,负责项目的人不管项目,负责功能的人不管功能,全部流转到最底下小兵身上处理,造成官比兵多

​ “胜利11人”,足球队伍的胜利并不应该是个别球星苦苦支撑的独脚戏,如果是,试问该队伍又能拿什么来留住球星呢??愿所有球员意识到更新思路,提醒自己回归到球队大局目标本身(需要合作把球踢到对方球门内),共勉之~

拥有问题的人,才能解决问题

> “孩子在家看电视,自己可以自由干家务”,那么孩子看电视这个就是’‘可接纳行为’’。
> “孩子看电视时候声音开得很大,自己无法忍受”,那么孩子看电视这个就是’‘不可接纳行为’’。

​ 同样是“孩子看电视”这个行为,对于父母在不同的时刻、情景、状态也会有不同的标准。 可见,可接纳或不可接纳是没有标准~
​ 父母的内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问题就归属于他,需要他来解决。不是指谁做错什么,谁出现问题,因此这里: 孩子“有问题” ,父母却才是“拥有问题”的一方。
“拥有问题”的人才有解决该问题的一切资源。但是往往我们会将根源指向本来只“有问题”的对方,导致冲突发生对方产生新的“得不到满足的内在需求”,此时双方“得不到满足的内在需求”已经不是同一个,矛盾也无法自然解决

指向别人的意图实则是不劳而获

> 自己是软件开发技术出身,工作当中遇到过无数次,被安排得妥妥当当所谓管理和技术分离。“这些是技术问题你们看一下”(相信猿们有遇过),从前我就纳闷,整个产品本身都是代码技术堆砌起来,不管任何问题最终肯定会有技术问题。而我认为的技术与管理并不是分离存在,我们应该更关注真实的价值产生与流动,而不是成为Message Forwarder

​ 现实当中如果我们认为别人需要改变,但我们自己根本就没有尝试,去创造环境帮助这位Bee Watcher,或减轻他的工作负担,甚至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当一名Bee Watcher。**如果什么都没有,就去指向他是“有问题”的,不就是不劳而获吗?**而这个改变也不会发生,因为我们自己本身才是“拥有问题”的人。

控制管理的困境

img

​ 我们一直都在“致力于”控制管理的道路上。绞尽脑汁对一群“懒惰,消极,无责任心”的螺丝钉队友实施监控,制度流程螺丝钉化改进。更希望通过DDD(Deadline Driven Development)来保障效果,如同父母通过简单粗暴的方式管住小孩一般(“Do as I say, not as I do”)。控制管理也是低成本的,它不需要与他人沟通,不需要培养队友,不需要构建环境等等,这些方式的本身也是偷懒,不劳而获的表现,并且特点明显:

  • 被控制的人只会更加消极从而触发更强控制

  • 只在层级间有用,平级间没有用

  • 只在权力控制范围内有效,脱离上下文无效

​ 这种企图直接改变别人行为或者结果的行为完全没有意义,只会让事情陷入负强化(系统思考)怪圈当中,若要改变,只有弄脏双手改变自己,才是改变世界的开始


最后留两个关于Scrum Master的问题大家思考,有兴趣的同学欢迎与我一起讨论

  1. Scrum Master与原来的Project Manager有什么不同呢?
  2. 作为Scrum Master需要熟悉开发技术(Development)吗?

作者:Vaycent 孙维

点击查看更多内容
0人点赞

若觉得本文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正在加载中
意见反馈 帮助中心 APP下载
官方微信

举报

0/15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