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账号安全,请及时绑定邮箱和手机立即绑定

五年外包,我成了过期甩卖的商品

2019.07.06 19:27 4550浏览

我叫吴文辉,今年29岁,就在这个近而立之年的年纪,我失业了。个中缘由,还得从五年前说起。
五年前,我脱离原来的行业(一个比较扯淡的行业),经过五个月的培训班学习,顺利转行互联网,成为了一名在当时看来既高档又多金的程序员,五年前的互联网正处于红利期,国内形势一片大好。
五年对于一个人的整个职业生涯来说不算长,但也绝不能算短。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菜鸟程序员进化成某种程度上的技术专家,足以让一个程序员的薪水翻了几番,也足以让一个人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人脉,即使哪天被裁,也不至于落得失业的地步。
图片描述
遗憾的是,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并没有从当初的菜鸟蜕变成专家,我的薪水虽然涨了,但绝没有到“翻了几番”的程度,至于资源和人脉,几乎为零。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五年前我做的一个选择——入职外包公司。回过头来看我这五年来所经历的种种,我为当初所做出的错误选择感到悔恨。宁可当初再等等机会,哪怕选择一家规模待遇次些的小公司,也不要选择现在这家在外包领域较为知名的大公司。
下面我将就三个方面谈一谈我这五年来的经历和感想。

1.技术

所谓外包,就是甲方将一些业务承包出去,交由乙方人员来完成。外包的业务多半是一些边缘化的业务,对从业人员的技术和思维逻辑没有过高的要求。换句话说,如果是一些涉及核心技术的业务,甲方会将它们外包出去吗?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乙方所做的往往是一些重复而琐碎的劳动,就是所谓的“代码搬运工”。短期来看,这样门槛较低的工作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但如果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对一个程序员的职业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程序员这个职业比较特殊,不仅要做好当下的工作,更要与时俱进,时时掌握最新的技术和框架知识。
然而,就外包业务来说,接触到的新技术其实非常有限。一方面,基于甲方的业务需求,乙方没必要引进新的技术来增加成本。另一方面,甲方人员并不会主动去和乙方分享他们的技术。许多甲方公司有着严格的保密意识,乙方人员在单独的办公室里做开发,甚至不被允许进入甲方的办公区域。
有朋友会说,既然工作中学不到东西,你完全可以下班后自学啊,网上视频资料那么多,想学什么也没人拦着你。
是,您说的对,是没人拦着我,甲方不会拦着我,我的项目经理也无权阻止我进步。可是有加班挡道啊!在甲方驻场开发,意味着当甲方加班的时候,即使我们活干完了也要留下来陪他们加班;如果甲方按时下班,我们也要主动留下来加会儿班再走,因为不能给甲方留下“他们干的活不值这个钱”的印象。
综合下来,我能按时下班的日子几乎没有,有时为了赶进度满足甲方的需求加班到十一二点也是常事,回到出租屋疲惫不堪,哪还有心思顾及学习上进之类的事情,只想快到钻进被窝倒头大睡。周末如果不加班,一半用来补觉,剩下点零零碎碎的时间学得东西成不了体系。
所以,五年下来,我的编程技术虽然有所长进,但远远赶不上外面的同行。

2.归属

如果我的心理素质不够过硬,我在甲方干活的结局不是半个月内走人,就是下班后回到出租屋偷偷抹泪。在这里我指的不是甲方对乙方的刁难,毕竟现在是文明社会,甲乙方的交流是基于良好、合理的沟通,即使甲方对我有任何不满,也不会当面苛责,而是一封邮件发到我的项目经理那儿,顺带抄送某某领导。
这里我要说的是归属感。让员工有一种归属感是良好的企业文化之一。在外替甲方干活的人仿佛是寄人篱下的孩童,何来归属之说呢!
平时还好,并没有觉出缺乏归属感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反正在哪里都是员工干活,老板给钱,只要公司按月发给我们薪水就好。
但每到节假日,甲方员工在办公室里兴高采烈、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端午发什么馅儿的粽子,中秋发几盒月饼,那场景深深地刺痛了我和其他同事的心。我们所关注的并不是粽子和月饼本身的价值——那值不了几个钱,而是公司对于员工的关怀和体恤。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甲方公司的员工是员工,乙方公司的员工也是员工。我曾对身边的同事开玩笑说:“甲方公司仿佛是我们的继母,对我们冷漠淡视很正常,而我们所属的乙方公司呢,简直就像将我们生下来、却狠心遗弃掉的生父母!”
遇到甲方公司组织团建的时候,我们默默地装作什么也没听到,有时会有甲方人员客气地邀请我和同事加入他们,对于这样的邀请,我们深知是出于礼貌而非本意,所以我们只能礼貌地拒绝。我一个同事对我说过,有一回他和几个甲方开发人员周六过来一起加班,到了饭点,那几个甲方人员下楼吃饭的时候直接忽略了他,而那顿饭按照甲方公司的规定是可以报销的。你看,其实甲方从没有把我们当做他们的同事。

图片描述
过节福利和团建还是次要的,最令人痛心的是每当外包项目接近尾声,在一起共事的几个项目组成员谈及去向问题的时候。
有人说,好不容易在一起做了几个月的同事,刚刚彼此熟悉了些就要分开,到下一个地方又要重头再来,谁也不认识谁。
有人说,下一个地方还不知在哪儿呢,都听领导安排,安排你去哪里就得去哪里,真想在一个地方扎下根来。
有人说,有时候,我真觉得咱们就像是商品,公司把我们批发过来,再卖给甲方赚取差价,卖给谁出什么价,完全由不得我们自己做主。
是啊,一旦踏入外包公司,自己就成了身不由己的商品,被人从一个地方贩卖到另一个地方,永远看不到明天。

3.薪水

我们工作的最终目的不外乎为了每个月底拿到手的那点钱,我们努力地工作、勤勤恳恳地被“996”,无非是希望拿到更多的钱。
我在这家外包公司一待就是五年,原是指望公司对老员工的“优待”,领导不止一次地暗示我资历到了,升职加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五年来,我的薪水确实涨过好几次,我一度感到十分的满足和欣喜。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工资跟别人比起来特别的低。
大概是公司以为我们长期在外驻场,接触到的信息有限、对外面的薪水情况不甚了解,加之公司明令禁止员工之间讨论工资的事情,所以他们觉得我与世隔绝了吧。
我知道我的报酬不及外面的同行,没办法,我技不如人,我认了。最令我不能忍受的是,我无意间从一个晚我进公司、技术业务水平明显不如我的同事口中得知,我的月薪竟然和他一样。这令我愤懑不已,我开始思索如何向领导开口给我涨薪。
我委婉地给负责我们那片区域的经理发微信说了薪水的事情,他是个精明的人,不然也坐不上那个位置,他的回复是跟我打哈哈,许诺等手上的项目结束就给我上调。我心想等等看吧。
后来项目结束了,我的工资是上调了,再一打听,那个和我薪水一样的同事仍然和我一样,看来是项目组集体上调。
想了几天,我在微信上跟领导提出辞职。
辞职并非我的真实想法,我其实是想通过提离职来促使领导给我加薪,我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方面,我的技术水平曾得到甲方的一致认可,我一走,即将开始的项目无人坐镇;另一方面,不如我的同事尚拿着和我一样的薪水,这说明我的工资该涨涨了。
我期待着领导的挽留,然后问我有什么条件,是不是要加薪,我再适时地表示同意。
然而,领导虽然表露出挽留的意思,却丝毫没有提及加薪的事,看来是他心知肚明却故意不说。
不加钱就走人,好歹我也做了五年开发,去哪里没有口饭吃。我本着这样的想法和领导谈崩了,领导爽快地批复了我的离职申请。
图片描述

五年的外包生涯,结局是我犹如一件过期的商品,被无情而廉价地甩卖出去。出来之后,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千变万化、日新月新,我所掌握的那点技术根本不足以让我轻松顺利地找好下家,一度陷入了失业的窘境。现在的我在家里窝着,每天疯狂地看视频写代码刷面试题,只为尽快地摆脱眼前的困境我相信迟早会找到下家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最后,我奉劝那些即将踏入外包圈的同行们慎重,已经进去的则要早点为自己做打算,外包终非长久之计,等到自己成为过期商品的时候,悔之晚矣!

文章首发于码农故事汇(ID: sunianqingshi)
码农故事汇,揭露码农的真实人生

点击查看更多内容

本文原创发布于慕课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34人点赞

若觉得本文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正在加载中
意见反馈 邀请有奖 帮助中心 APP下载
官方微信

举报

0/150
提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