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账号安全,请及时绑定邮箱和手机立即绑定

(MIT技术评论)区块链到底是希望还是忽悠

2018.07.08 01:17 1469浏览

本文编译自《麻省理工技术评论》5/6月区块链专刊封面文章。
专刊以“希望和忽悠之间”的漫画作为封面,透视区块链真正的未来,呼吁破除狂热的同时,理性回归区块链技术本身的价值,重新审视这次区块链革命的划时代意义。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也是影响力最大的技术商业类杂志。

MIT 封面重磅,区块链到底是希望还是忽悠

信仰区块链“In blockchain we trust”

要理解区块链为何如此重要,你可以看看《加密货币时代》(the Age of Cryptocurrency)的作者关于技术发展的预言及其最近出版的后续著作《真理机器:区块链与万物的未来》(the Truth Machine: the blockchain and the Future of All)—— Michael J. Casey和Paul Vigna于2018年4月9日发表

20世纪90年代的网络泡沫被普遍认为是一个疯狂的过盛时期,以损失数千亿美元财富而告终。但人们很少讨论的是,正是泡沫时期廉价的资本,为泡沫后互联网创新的蓬勃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地基。3G网络中光缆推出、研发以及巨型服务器场的建设都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充足的资本支撑。这让算法、社交媒体、移动计算、云服务、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众多技术得以发展并落地,而这些技术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强大技术公司的发展基石。

我们认为加密货币价格剧烈波动和区块链狂热炒作的背后,也正在发生类似的事情。随着数字货币价格从去年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点大幅下跌,区块链怀疑者们兴高采烈地欢呼起来,但他们犯了与他们嘲笑的区块链鼓吹者一样的错误:他们将价格与区块链技术的内在价值混为了一谈。尽管我们目前还不能预测建立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蓝筹产业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们相信它们会存在,因为区块链技术本身的意义就在于:它创造了一种无价的资产——信任

要理解其中的原因,我们需要追溯到14世纪。

那时,意大利商人和银行家开始使用复式记账法(double-entry bookkeeping method)。这种方法是通过使用阿拉伯数字来实现,它为商家提供了一种更可靠的记录保存工具,也让银行家们在国际支付系统中扮演了一个强大的新角色——中间人。然而,它不仅仅是实现现代金融的工具,更是关于新技术如何融入到当代文化的生动展示。

1494年,一位方济会修士兼数学家,卢卡·帕西奥利(Luca Pacioli通过编纂实践行为出版了一本数学和会计手册,其中提到,复式记账不仅是追踪账目的一种方式,更是一项道德义务。按照Pacioli的说法,对于商人或银行家所接受的一切有价值的东西,他们都必须予以反馈。因此就出现了借方与贷方相匹配,资产与负债相匹配的抵消分录(offsetting entries)记账方法

Pacioli出于道德正义的会计观点为这些以前受到贬低的职业带来了福祉。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干净的账簿被视为诚实和虔诚的象征,让银行家成为支付中介,加快了货币流通。这为文艺复兴提供了资金,并为将改变世界的资本主义爆炸式发展铺平了道路。

然而,这个系统并不是不受欺诈的影响。银行家和其他金融行为者经常违反他们保留诚实账簿的道德责任,伯尼麦道夫的庞氏骗局、安然事件等都是举世闻名的案例。而且,让他们做到诚实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们允许诸如银行、股票交易所和其他金融中间人之类的集中式信托经理人成为不可或缺的角色,使得他们从中介转变了为守门人。他们收取费用,限制进入,制造摩擦,限制创新,加强他们的市场主导地位。

因此,区块链技术的真正前景,并不是说它能让你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也不是让金融活动免于政府监管。而是它通过一种激进的、分布式的会计方法大幅降低了信任成本,并为重构经济组织结构开辟了新的路径

对信任和中间商的需求使得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巨头能够将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转化为事实上的垄断。

一种新的簿记方式似乎是一种枯燥的成就。然而几千年来,即便追溯到汉谟拉比的巴比伦,账本一直都是文明的基石。这是因为社会赖以建立的价值交换要求我们相互信任对方的主张——我拥有什么,别人欠我什么,我欠别人什么。为了实现这种信任,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系统来跟踪我们的交易,这个系统为社会本身提供了定义和秩序。而正是通过这一系统,我们才得以知道,杰夫·贝佐斯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阿根廷的GDP是6200亿美元,世界上71%的人口生活费每天不到10美元,或者苹果公司的股票每一股的市盈率是多少等等这些信息。

区块链(尽管这个术语是松散的,而且经常被错误地应用于那些不是真正的区块链的东西)是一个电子分类帐目——一个交易列表。这些交易原则上几乎可以代表任何东西。它们可以是实际的货币交换,比如基于区块链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之类的。它们可以标记其他资产的交换,例如数字股票证书。他们可以代表指令,如买卖股票的指令。它们可以包括所谓的“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即如果符合某一判断条件(如股票价格已跌至10美元以下),那么就通过计算机化的指令来做某件事(如购买股票)。

区块链之所以成为一种特殊的账本,是因为它不是由银行或政府等中央机构把控,而是在分散的网络中,由多个独立的计算机存储多个副本。没有一个实体能够控制这一账本。网络上的任何一台计算机都可以对总账进行修改,但必须遵循“共识法则”的约定,得到网络上的大多数其他计算机的同意后,才能完成更改。

一旦该算法达成共识,网络上的所有计算机同时更新它们的账本副本。如果其中任何一个试图在未达成一致协议的情况下向分类帐中记一笔账,或者对一个账目进行追溯性的更改,则网络的其他部分将视其为无效并拒绝该次录入。

通常,交易被捆绑到一定大小的块中,这些块通过密码锁链接在一起(因此,被称为“区块链”),它们本身就是共识算法的产物。这就产生了一个不变的、共享的“真相”记录,如果事情已经被正确地设置好了,这个记录就不会被篡改。

在这个总体框架内有许多变化。例如,有不同种类的共识协议,并且经常有哪些类型才是最为安全的分歧。

  • 有一些是共有账本(即公链),无需许可,原则上任何人都可以搭上计算机并成为网络的一部分,这也是比特币和大多数其他加密货币的底层技术。

  • 还有一些私有的、需要许可的、不包含任何数字货币的账本(私链or联盟链), 这些链经常应用于一些机构团体中,这些机构团体互相独立且可能并不完全互相信任(如制造商和他的上游供货商),他们经常需要一个这样的共用的记录存储系统。

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是数学规则和坚不可摧的密码学,相比信任更易犯错的人或机构,这两点更能保证账本的真实和完整性。这是密码学家伊恩·格里格(Ian Grigg)所描述的“三重记账法”的一个版本:一个记录存于借方,另一个记录在贷方,最后一个记录在不可改变、无可争议的共享账本中。

当权衡当前经济体系的信任成本时,这种分布式模型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想想看:2007年,雷曼兄弟公布了创纪录的利润和收入,所有这些均得到了其审计机构安永(Ernst & Young)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认可。但9个月后,这些资产的暴跌使这家拥有158年历史的企业破产,由此引发了80年来最大的金融危机。显然,前几年报告中公布的估值是不准确的。我们后来了解到,雷曼的账簿并不是唯一一个数据可疑的账簿。由于夸大资产负债表,美国和欧洲的银行支付了数千亿美元的罚款和和解金。这也有力地提醒着我们,信任中心化的机构附带着多么高昂的成本

这场危机是信任成本的一个极端例子。但我们也发现,这种成本在其他经济领域也是根深蒂固的。想想那些填满世界摩天大楼隔间里面的会计师们。他们的工作是将公司的账本与其业务伙伴的账目进行核对,这种情况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双方都不信任对方的记录。这是一个耗时、昂贵但必要的过程。

信任成本的其他表现形式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我们不能做什么。有20亿人因银行不信任其资产和身份记录而被拒绝开户,这使他们无法参与全球经济。与此同时,物联网有望拥有数十亿自动交互的装置,从而大幅提升社会效率,但如果设备与设备之间的频繁的、细微的价值交换因为中心化的账本而变得昂贵,那么它就不可能实现。

经济学界很少承认或分析这些成本,可能是因为会计对账等做法被认为是企业不可或缺的、不可避免的特征(就像互联网出现前的企业认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支付大笔邮费来邮寄月度账单)。这个盲点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一些著名的经济学家会迅速地否定区块链技术,许多人说他们看不出其成本的合理性,但他们的分析通常不会把这一成本和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信任成本进行对比,而通过区块链技术,这一成本将大幅下降。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得到它。自2009年1月比特币低调发行以来,比特币的拥护者已从自由主义的激进分子中壮大了起来,包括前华尔街专业人士、硅谷科技巨头,以及世界银行(World Bank)等机构的开发和援助专家。许多人认为,这项技术的崛起是互联网经济的一个重要新阶段,甚至比上一轮互联网革命更具变革性。在第一轮的网络颠覆浪潮中,实体企业被更精简的数字中介所取代,而区块链所引领的这一变革则完全颠覆了中介化的盈利模式。

对信任的需要,信任的高昂成本以及依托第三方解决信任困境的需求,正是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巨头将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优势转化为事实垄断的原因之一。实际上,这些巨头是中心化的账本的持有者,他们建立的庞大“交易”记录时时刻刻存储着我们的数据,这些数据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货币”。他们在控制这些数据时,也控制着我们

从加密货币淘金热中,我们看到了推翻这种稳固的、中心化账本的可能性。毫无疑问,许多投资者可能只是希望能够快速致富,并不会想到技术为什么重要。这样的狂热尽管看起来不理性,但也并不是凭空产生。就像过去的变革性平台技术 - 例如铁路或电力 - 的到来一样,狂热的投机几乎不可避免。那时因为当一个新想法出现时,投资者没有一个有效的估值框架去评估它能创造或摧毁多少价值,或者预测哪些企业会赢或输。

尽管在实现记录和存储客观事实真相的承诺之前,区块链的发展仍面临重大障碍,但这些概念的检验和试错一直在进行着。

开源代码将成为去中心化未来经济的基石

IBM和富士康(Foxconn)等公司正在利用项目不变性的理念,寻求打开贸易融资的渠道,提高供应链的透明度。这样的透明度也可以让消费者更好地了解他们买的t恤是否是由血汗工厂生产的。

另一个重要的新想法是数字资产。在比特币之前,没有人可以拥有数字领域的资产。由于复制数字内容很容易,也很难停止,所以MP3音频文件或电子书等数字产品的供应商绝不会让用户完全拥有内容所有权,而是将其出租,并在许可证中定义用户可以使用这些内容的方式,如果许可证被破坏,将受到严厉的法律处罚。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把你的亚马逊Kindle电子书借给你的朋友14天,但你不能像纸质书那样,可以把他卖掉或当作礼物送给别人。

比特币显示出的一项价值是数字化和可验证的独特性。由于没有人可以改变账本,比如“双重支出”或复制比特币,因此可以将其视为一种独特的“事物”或资产。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将房产证或一首歌等代表任何形式的价值作为区块链交易中的条目。通过这种方式对不同形式的价值进行数字化,我们可以引入软件来管理以它们为主的经济运作。

作为基于软件的项目,这些新的数字资产可以被赋予特定的“如果X,则Y”属性。换句话说,金钱可以变成可编程的。例如,你可以通过代币来支付租用电动车辆的费用,这些代币也可用于激活或禁用其引擎,从而实现智能合约的编码条款。它与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钞票或金属硬币等类代币完全不同。

这些可编程货币合约之所以“智能”,并不在于它们的自动化,因为当我们的银行按照我们的程序说明每月自动支付我们的信用卡账单时,我们已经拥有了这一点。真正的区别在于,执行合同交易的计算机被分布式的区块链网络监控,这就保证所有签署方都能够公平地执行智能合约

例如,通过这种技术,一旦他们使用的去中心化软件发出数字货币付款的信号,或者一笔加密的不可破解的支付承若已经完成,托运人和出口商的计算机就可以自动转移商品所有权。双方都不必信任对方,但他们仍然可以在不依赖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自动转账。通过这种方式,智能合约可以将自动化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从而实现更加开放的全球关系。

可编程金钱和智能合约成为在追求共同目标中进行自我管理的有效通路,这为打破“公地悲剧”(即人们不能同时追求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提供了可能性。去年在波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参加Hack4Climate的100名软件工程师提交的许多区块链提案中都证明了这一点。其中,获胜团队有一个名为“GainForest”的项目,正在开发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系统,通过该系统,捐助者可以奖励住在雨林中的社区,以促进他们为恢复环境所采取的行动。

尽管如此,这种乌托邦的,无摩擦的“象征经济”还远未成为现实。中国、韩国和美国的监管机构已经对代币发行方和交易商进行了严厉打击,认为这些货币更像是避免证券法的投机性快速致富计划,而不是改变世界的新经济模式。它们并不是完全错误的:

  • 一些开发者在“首次代币发行”中会预售了一些代币,但并未使用这些资金来构建和销售产品。

  • 另外,像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公链,他们拥有庞大社群,许诺绝对开放和不可篡改,而他们也正面临着成长的烦恼。比特币每秒仍不能处理超过7笔交易,而且交易费用有时会飙升,因此使用比特币的交易成本很高。

与此同时,诸如银行等容易受到破坏的集中式机构也正在构建壁垒。他们被现有的规定所保护,虽然表面上被约束只能进行合规的诚信操作,但无意中却构成了初创公司的难以接受的成本。例如纽约州金融服务局的“BitLicense”对加密货币汇款初创公司施加的繁琐报告和资本要求,这些规定成为保护了现有企业的准入壁垒。

但是事情是这样的:区块链技术的开源特性,它所带来的兴奋,以及潜在的代币价值的上升,都鼓励了全球范围内那些充满智慧、激情和财力的计算机科学家们去打破这些壁垒。正如我们在互联网软件上看到的,开放的、可扩展的协议可以成为强大的创新平台。对于我们来说,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无论是基于加密货币协议的比特币,以智能合约为基础的以太坊,还是一些尚未崭露头角的平台,我们都不能不相信后续版本将会带来巨大的进步。

加密货币泡沫就像网络泡沫一样,正在创造能够构建未来技术的基础设施。但也有一个关键的区别。这一次筹集的资金并不是为了实体基础设施,而是社会基础设施。区块链技术通过激励参与者来形成全球网络,并将开发者们思维碰撞出的想法以代码的形式写入开源软件。这个可自由访问的代码将使得无数超乎想象的想法成为可能,这即是未来分布式经济的基础。

就像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很少有人能够预测Google,Facebook和Uber会出现一样,我们也无法预测哪个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会从泡沫的残骸中脱颖而出,并支配去中心化的未来,但这就是通过可扩展平台能够获得的。无论是互联网的开放协议还是区块链的算法共识、分布式记账等核心组件,它们的力量都在于为创新者提供一种全新的范式,让他们可以去创造改变世界的应用程序。无论这些应用将以何种形式出现,都将对当下中心化经济体系中的核心机构带来颠覆性冲击。



点击查看更多内容
1人点赞

若觉得本文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正在加载中
意见反馈 邀请有奖 帮助中心 APP下载
官方微信

举报

0/150
提交
取消